大后方|龚澎与章含之——道是兰心蕙质,还是蛇蝎为心

翻译家
  
大后方|龚澎与章含之——道是兰心蕙质,还是蛇蝎为心



她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是共和国首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她魅力超群,才学惊艳,她不攀附男人,反而会让男人因她而大放熠光。然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她人生的落幕,终究不会如同她的出场……



暴风骤雨后的春蚕丝尽

1966年的春天,龚澎与乔冠华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带着孩子们去海边嬉笑玩耍了。面对激昂的人群,龚澎为了不给造反派抄家留下把柄,决定对家里的东西做一个大清理。


旧书、旧杂志和旧唱片,统统被扔到了厨房和阳台,于是家里再也没有《静静的顿河》《青春之歌》……一起消失的,还有龚澎与乔冠华听着肖邦《军队波罗乃兹》诉说浪漫的长夜,和阳光下,一起念诵《马雅可夫斯基》的清晨……

后面的故事,如同那个时代,其他有识之士所经历的一样……批斗、大字报、夹着尾巴做人、又批斗、又揭发、顶住、顶住、顶住……直到1968年初,龚澎在经历了文革疾风暴雨的冲击之后,开始恢复工作。那是东交民巷8号院的主楼,就是在这里,她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日子。

从文革开始到七零年间,龚澎遭受了各种批斗和煎熬,身体每况愈下,积郁成疾,最终还是没有捱过高血压、脑出血等一些列病症,最终在70年9月份,结束了她56年的辉煌生涯。


三年后,乔冠华再婚。娶了小自己22岁的时任外交部亚洲司副处长的章含之


她和龚澎有很多相同,她们都是外语很好,她们都很漂亮,但与龚澎不同,她从不低调,她爱交际,她享受蜂飞蝶舞;她很漂亮,但“她像是个演员,喜怒无常,难以读懂”(资深外交官如是评价)。

两人的结合,是真正伟大的爱情,还是权力的媾和?

章含之说:“在几乎所有人的眼光中,我和冠华的婚姻是我高攀了蜚声中外的中国一流外交家,从而戴上了他的‘夫人’的桂冠。很少人知道我当时的矛盾恰恰相反,是我能不能舍弃自己面临的政治机遇而甘心与冠华荣辱与共。”


与龚澎在文革中的态度不同。文革初,造反派要乔冠华写检讨,龚澎说:你要写了就不要回家。浑身透露着一个有骨气,有思想的才女劲儿。


文革后期,看到周恩来地位不稳,章含之和乔冠华一道批周。看到江青地位上升,章含之以“我们”的名义给毛泽东写信,称有人“诬告江青、春桥同志”。而这封信,成为乔、章夫妇向江青告密的证据,把乔冠华卷进官场斗争。

直到1983年乔冠华去世,他在“文革”中犯错的定论,在讣告中仍提及。由于章含之的反对,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外交人物的离去,报纸只发四十多字的简短消息,未介绍其生平,未发表评论。

多年后,章含之出版《我与乔冠华》、《跨过厚厚的大红门》,请著名雕刻大师给丈夫乔冠华塑了雕像。她更愿意将那些历史解释为“时代造成的悲剧”,她试图洗涤丈夫的“冤屈”和耻辱。

大后方|龚澎与章含之——道是兰心蕙质,还是蛇蝎为心
章含之与乔冠华

而对于龚澎,既没有辞藻华丽的自传,也没有颇爱声张的女儿,我们对龚澎的很多了解,都是来自于各界朋友们的回忆和描述,我们才在历史的碎片中,拼画出这样一位坚韧、自信、乐观,颇具风骨又不乏温柔慈爱的人。

其实我很欣赏章含之书中的一句话:“70年代政治生活孕育出的怪胎是人的虚伪和背叛。”没经历过疾风骤雨的政治斗争,断然写不出如此深刻的语言。

龚澎的伟大之处,在不断被拿出与章含之的比较之下,越发清晰——她曾经那么光鲜灿烂,可是她本人和她的子女却如此的低调。直至今日,在某个人也离世之后,我们才有幸读到她真实也朴实的光彩,甚至不带半点委屈和非议,毫不伤及别人的,她是一位这么了不起的女人,不得不让人敬佩。

大后方|龚澎与章含之——道是兰心蕙质,还是蛇蝎为心
龚澎在瑞士出席日内瓦会议

在她身上,我读到了一个女子真正的睿智、博学、果敢和风度,她是一个活出风骨的人,这种完美,已经超越了所谓的外表美和善良之美。


因为她的魅力,不仅仅是容颜,因为那终将会成为过眼云烟。龚澎的魅力在于才学,唯此馨香恒久,唯此才能让人永久欣赏,唯此才能让人崇拜不疲。



文|江月



鉴史而知今,

鉴史而图强。

关注「源重庆」



独立重庆观察

独特重庆趣味

大后方 | "国共三明治"里的一只长茎花——龚澎的辉煌岁月

Post:2016-07-09
  
章含之
网站首页 道教人士 圣经人物 互联网人物 翻译家 语言学家 社会学家 英模 思想家 哲学家 文学家 著名科学家 古代书法家 古代画家 古代思想家 古代名相 古代名将 古代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