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莉莉:导致毛泽东婚变的神秘美女

翻译家
  
吴莉莉:导致毛泽东婚变的神秘美女

吴莉莉:导致毛泽东婚变的神秘美女


吴莉莉,河南人,其父是清末民初盐务官员,家境良好。她在上世纪30年代初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后以优异成绩毕业,又飘洋过海到美国留了学,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她的前夫是北京大学一位很有名气的年轻教授,学问渊博一定是没得说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的婚姻没未维持多久。而其继子的说法是:“‘西安事变’发生以后,父亲(即吴莉莉丈夫)预感危机将临,继母(即吴莉莉)也感到处境进退维艰,二人协议分手。”


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吴莉莉回了国。曾经当过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领袖、思想激进的她,在上海认识了著名的美国来华进步记者和友人史沫特莱、斯诺、海伦等人。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后(一说是之前),通过一位共产党员的介绍,刚刚离婚、孑然一身的吴莉莉,作为史沫特莱的随从翻译和好友,历经千辛万苦,一起来到了中共中央和中国工农红军的总部——“革命圣地”陕北延安。


吴莉莉年仅26岁,烫卷发、描眉毛、涂口红、洒香水,这样洋里洋气的女子来到小城延安,立即就引起了轰动。性格活泼、爱好广泛、多才多艺、喜欢演戏的她,还在“鲁艺”自编、自导、自排、自演了高尔基的名著《母亲》,反响很大。更何况她又年轻(吴比毛夫人贺子珍小2岁)、漂亮、有才华,号称“延安的大美人”,回头率不高才怪呢!(看她留下的这些照片,不但的确长得颇有几分像大S[徐熙媛],妩媚俊俏、非常好看,而且穿着军装的她显得英姿飒爽、健康有神采。——她于1949-1975年生活在台湾,而大S于1976年生在台湾,两人之间是否真有啥渊源?高人师傅则认为,吴必为大S前世!)那些中共的高官、将领、文士、投奔圣地的青年才俊……谁不在心里暗暗把她向往?


吴莉莉当时正担任史沫特莱和毛、朱等人之间须臾不可或缺的翻译,就这样认识了中共党政军实际的第一把手毛,两人渐渐地多有接触。加上随后的交际舞,毛和老练演员、“舞蹈明星”吴莉莉总是搞搭档。原来,随着她们这些留过洋的人和真正的洋人到来(主要还是史沫特莱挑大梁),生活单调的延安增加了一种颇有情趣的西方娱乐——交际舞,是在一个废弃的天主教堂里进行。吴莉莉年轻貌美,才华横溢,又见过世面,在与毛频繁的接触中,她向毛充分展示了自己古今中外天文地理诗词歌赋无所不晓的才学,使得正在战争和动荡间隙之中的毛大有幸遇红颜知己之感。他们海阔天空,无所不谈,从革命、抗日、苏联、美国、德国到浪漫主义的爱情、英国诗人济慈的作品……毛是个诗人、文学家、浪漫主义者,精神上十分寂寞和孤独;吴作为一个外国文学爱好者,则不断给他介绍和讲解这些内容。


两人常常在吴的窑洞里一谈就是几小时,一整天,有时吃饭也在这里,到夜里很晚才走,彼此甚是投机契合,喜笑颜开,十分欢悦。 这一切终于引起贺子珍的嫉妒和反感,夫妻关系也颇有些不睦(可能还有其他原因,比如说经过多次打击的贺子珍是不是精神上有什么问题了)。于是在那几个月里,贺常常因小事而与毛发生争吵。终于有天晚上,毛刚进吴莉莉的窑洞,贺即跟踪尾追而来。这下可捅了大篓子,她当场破口大骂,大打出手。此事在延安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事情过后,毛和贺子珍的婚姻彻底破灭。不久贺愤而出走,先是西安,后是苏联(一说她是被遣送走的)。

留着烫发的吴莉莉,洋气十足,在贫瘠闭塞的延安那是鹤立鸡群,连毛泽东都被情不自禁地吸引住了。


有一篇文章是这么描绘当晚的情景的: 有一个晚上,史沫特莱已经睡下,突然听到隔壁吴莉莉的窑洞里有吵闹声。待她跑到隔壁窑洞,就见贺子珍正用一个手电筒在打毛。毛坐在桌旁的板凳上,仍旧戴着他的棉帽子,穿着军大衣。他没有制止贺子珍。他的警卫员立在门旁,显得很尴尬。贺子珍狂怒地大喊大叫,不停地打他,一直打到她自己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手。 毛最后站起来,他看上去很疲倦,声音沉着严厉:“别说了,子珍!赶快回去吧。”贺子珍却突然转向吴莉莉,当时吴背靠着墙。接着她走近吴,挥起手中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抓她的脸、揪她的头发。血从吴的头上流下来。吴跑向史沫特莱,躲在她背后。 后来,毛命令警卫员将贺子珍送回了家。对当晚情景的描绘,有若干种迥然不同的说法,这里就不多介绍了。


经过贺子珍大闹窑洞这件事,吴莉莉也无法再在延安待下去。中共采取措施,将她秘密遣送出红色陕北。这里有两个说法:一个说是中共中央的决定,毛当时也无法违抗(只能在临别时,温柔地捧着吴的双颊,充满柔情地说:“你是好女人,但不适合搞政治……”二人洒泪而别);另一说法是,周恩来怀疑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战略情报人员,危害极大,就和叶剑英派人强行劫持了她,把她送往西安,不让她再和毛见面。


吴莉莉刚到西安不久,便被国民党当局拘捕。所幸西北第一军政首脑胡宗南手下军官、设在凤翔的黄埔军校第七分校政治部主任张研田,是吴的大学同学,两人相识于学校排演歌剧《茶花女》时,曾一直追求过她,遂及时将她救了出来,还让她作了第七分校妇女干事,接着他们顺利地结了婚。(而其继子的说法,张正是吴的前夫,两人这是复婚,重归于好。)


婚后两人生了一个儿子张小芒和一个女儿张小菲,但彼此感情一直不咋的,吴莉莉其实根本不爱张研田。他们的夫妻关系很是奇怪:虽然在人们面前,二人仿佛卿卿我我,亲密和谐;但是一关上家门,就形同陌路人,谁也不再理谁。就连张在外终日与两个歌女鬼混,吴也不闻不问,置若罔闻。

吴莉莉不仅与丈夫关系不好,还始终不能忘情于毛。往往在吃饭时她会站起身来,举杯高呼:“为那位北方的伟人祝福!”眼中放出异样光彩。有一次吴与闺中密友雷锦章(其夫是原西北大学校长张光祖,也是吴在北师大的同学)闲谈,她说:“中国民主自由的希望在毛身上。”说着说着,连手中的烟卷熄灭了,烟灰落在白缎子旗袍上亦全然不顾,最后竟失声痛哭,人莫能劝。 1949年中共建政前夕,吴莉莉一家在四川成都,和雷锦章一家同住一个大院里。后来张研田带着两个孩子先坐飞机去了台湾(张当时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粮食研究所和夏威夷大学农业研究所作了2年客座研究),吴则拒绝前往,躲在雷家。


张到台湾一个月后,有一天,一队国民党士兵突然闯入雷家,从卧室大衣柜里把吴揪了出来。她虽竭力挣扎,哭哭啼啼,但最终还是被强行拖上汽车带走,送到了台湾。 但据说吴莉莉放在雷锦章家的一个手提箱没有被拿走,其中装着毛泽东写给她的40多封信件和一本有毛亲笔题词的线装书《聊斋志异》。


张研田到台湾后,曾任台驻日“亚东关系协会”理事长,还曾任台湾农学院教务长、院长、台糖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职“经济部”政务次长等,对台湾的土地改革大有贡献,制定了由国家强制赎买地主土地分给农民的政策,受到民众普遍欢迎。著有《人口与饥饿》、《中国土地政策导论》等专著。 后来张家人丁凋零。1975年(早于毛泽东1年),吴莉莉,这位当年心气和才气均甚高的女子,在台岛香消玉陨,终年64岁。其夫张研田在1986年病逝。其子张小芒已早死于帕金森病;其女张小菲现在美国,是一位经营中药材的富商。


Post:2014-08-02
  
吴莉莉
网站首页 道教人士 圣经人物 互联网人物 翻译家 语言学家 社会学家 英模 思想家 哲学家 文学家 著名科学家 古代书法家 古代画家 古代思想家 古代名相 古代名将 古代科学家